当前位置:首页>改革动态
江苏宿迁“减权去利”不断深化“放管服”改革
2018-02-05 14:53

宿迁市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坚持问题和需求导向,自2013年3月起,在全国率先开展“先照后证”“多证合一”、社会组织培训、资格资质去行政化、工业类产品生产许可制度等改革,着力厘清政府、市场、社会三方边界,有效激发了社会和市场主体活力。

突出系统性整体性,精心设计改革链条。一是着眼“放退接管”无缝耦合,系统性谋划改革。围绕“放”,最大限度压减各类行政审批事项,全面取消非行政审批许可;围绕“退”,全面推进政企分开、政社分离,政府部门全面退出经营性领域;围绕“接”,取消限制社会组织准入的不合理门槛,着力孵化和培育社会组织,增强社会主体承接能力;围绕“管”,构建以联动监管平台为基础、信用监管为轴心,行政执法、行业自律、企业自觉、社会监督“五位一体”的综合监管体系。二是着眼企业活动全过程,整体性谋划改革。全面清理注册准入、投资建设、生产经营三大环节中的制度性错位,激发企业活力。在注册准入环节,率先开展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市级基本没有前置审批事项,登记注册“零门槛”;清理后置审批事项,推行信用承诺制,有效解决“办照容易办证难”问题。在投资建设环节,大力推进多评合一、多规联审、联合踏勘、联合验收、区域评审等改革,简化非国有投资招标程序,压缩施工许可环节和流程。积极探索企业投资“零用地”技术改造和非独立选址项目“不再审批”改革试点。在生产经营环节,开展工业类产品生产许可制度、“两资”去行政化、要素配置、全流程清费降费等改革工作,促进实体经济持续健康向好。

抓住“减权去利”核心,顺利啃下“硬骨头”。在制定6张清单界定行政权力边界基础上,高度警惕行政权力不当扩张、不当牟利,努力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切断权力背后的利益链条。一是非利益相关方主导改革。在方案制定阶段,由编办、法制办等非利益相关部门牵头,具体涉改部门仅配合有关工作。在改革实施阶段,凡是涉及部门改革,均由非条线分管领导牵头推进。二是路演分析仔细过滤。邀请专家对改革方案开展路演分析,对每一个涉改事项进行推演论证,对每一个可能夹带私利的细节进行反复论证。三是阻断以权谋利。按照“能减则减、能放则放”的原则,尽可能多地取消审批事项。四是防范权力寻租。出台《防止中介服务领域利益冲突暂行办法》,对利益冲突、特定关系人等进行明确界定,从制度上阻断公职人员以权谋私的渠道。

巧解“三种纠结”,凝聚共识汇聚合力。任何一项改革都涉及多方利益,有很多微妙而敏感的纠结点。为此,宿迁市有针对性巧解这些纠结点。一是实行增量式改革,巧解改与被改的“心结”。通过做加法,妥善处理涉改的人员、经费等问题。按照“四不”原则处理涉改人员,即分流不失业、转岗不下岗、身份不调整、待遇不降低。按照“三兜底”原则处理涉改部门经费,凡取消收费的,将部门人员工资、业务支出、办公经费全额纳入预算,财政兜底。建立容错机制,最大限度允许和宽容改革失误。二是通过赎买授权和暂停行权,巧解上与下的“权限结”。赎买授权,即对一些上级部门等利益相关方不愿意放弃利益而又必须改革的事项,通过赎买方式减少改革推进阻力。暂停行权,即对一些符合取消条件但地市级政府又无权取消的项目,采取暂停行权的方式予以冻结,在市域范围内取消相关准入和前置,待上级取消后再取消。三是通过争取授权,巧解先行先试与现有法规的“匹配结”。在推动每一项改革中,都专题向上级部门汇报,争取授权试点,避免因合法性争议而搁浅的风险。

五股力量拧成绳,确保改革落地有声。一是强化领导力量,强力推进促落实。主要领导按照“既当改革促进派,又当改革实干家”的标准,从抓改革方案制定入手,一直抓到部署实施、政策配套、督察落实、成效评估、问责问效,不见成效不放手。二是运用物价部门力量,兜清家底促落实。无论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还是“两资”去行政化、清费减费等改革中,由物价部门根据项目收费批文顺藤摸瓜,全面兜清项目家底。三是借用第三方力量,评估成效促落实。由统计局、调查队、法制办等部门牵头或聘请社会中介机构,对改革成效进行跟踪评估。四是发挥纪检监察力量,严肃查处促落实。针对少数部门认识不到位、消极抵触等现象,交由纪检监察机关对主要负责人严肃问责。五是加强督察巡察力量,跟踪问效促落实。将各地各部门落实改革情况纳入年度目标考核、绩效管理。同时,巡察小组定期不定期通报各项改革推进情况。

                                        (供稿:市改革办   编辑:王晓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