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调查研究
银川市发展沙产业的思考与建议
2020-11-12 14:50

20206,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宁夏时强调,“要顺应自然、尊重规律,既防沙之害、又用沙之利,在防沙治沙的同时发挥沙漠的生态功能、经济功能。”为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宁夏时的重要讲话精神,探索我市发展“生态经济”新的突破口,结合我市沙漠资源特质,市委政研室与市委党校组成联合调研组,专程赴内蒙古阿拉善左旗和中卫市、灵武市、兴庆区考察沙产业发展情况,在学习外地先进经验的基础上,对我市发展沙产业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思考。

一、基本情况

宁夏中北部三面环沙,荒漠化土地面积约占全区总面积的53.68%,沙化土地总面积占全区总面积的21.65%,是全国土地沙化最严重的省区之一。银川市沙化土地主要分布于黄河以东的灵武市、苏银产业园,以及兴庆区月牙湖乡一线。经过以治沙英雄王有德同志为代表的几代治沙人的努力,毛乌素沙地的南移和西扩得到有效遏制。目前,银川市辖区内零散分布的沙化或者有明显沙化趋势的土地约有163.79万亩,其中保护区核心区面积46.98万亩,缓冲区、试验区65.29万亩,可开发土地48.52万亩,蕴含商业价值超过500亿元。

长期以来,我市一直将“防沙之害”作为工作着力点,走的是防治结合的路子。近年来,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指引下,全市上下守好改善生态环境生命线,坚持“绿色高端和谐宜居”城市发展理念不动摇,不断探索防沙治沙用沙新路子,推动了以沙产业为重要支点的生态经济发展。例如:灵武市用活用足沙区空间和黄金奶源地优势,大力发展与沙区环境相适宜的特色养殖和林下经济,推广高效节水农业和设施农业;兴庆区把沙漠生态文旅作为全域旅游主打品牌进行系统开发,全力打造地质科普、沙漠运动、沙漠观光、休闲采摘、峡谷探险、生态教育等文旅产品体系。但从总体来看,我市沙产业尚处在起步阶段,还存在一些问题。

1、经营思路不清,效益路径不明。在实地调研中,有近30%的受访同志对沙产业应该怎么干,没有思考过;有超过50%的受访同志对沙产业简单理解为在沙地建点什么、种点什么。个别企业为了快速获取沙区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缺乏长远规划,盲目种植沙地西瓜、林果等,消耗了极为宝贵的沙区地下水资源。根据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芨滩防沙林场)测算,沙区生态治理灌木亩均耗水量约在200300m3,乔木大概亩均耗水量约在500600m3,经果林用水每亩1000m3左右,苗圃用水为每亩1500m3左右。银川沙区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为0.23亿m3,亩均占有水资源量60m3,近年来降水量徘徊在193.8280.2毫米之间。相对较高的用水量和目前沙产业微薄的收益之间极不相称,决定了我们必须摒弃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走一条少用水、高效率的沙产业高质量发展之路。

2、产业规划滞后,资源低效利用。长期以来,我市对沙区工作重点放在了防沙治沙、消除沙害上,缺乏对沙资源价值的认识,没有沙产业方面详细的产业规划,对沙漠资源的数据核查也跟不上产业发展需要,存在着产业方向不明、盲目开发的问题,沙产业发展同质化现象严重,自身特色不足,产业布局杂乱,资源低效利用问题突出。例如:占地9000亩的灵武长流水景区被私人开发商用120万元承包,承包期4070年不等,平均每亩地年租金不到3元钱,优质资源被大量闲置浪费。

3、区域界限不清,刺激政策不活。一是我市自然保护区范围划定和功能区分不够科学合理,保护区的核心区、缓冲区、试验区与非保护区边界犬牙交错,管控措施从严“一刀切”,导致实际管控面积大于批复面积,大量压缩了可发展沙产业的区域。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曾经在全域旅游发展中占据重要地位的灵武白芨滩国家沙漠公园,由于部分区域与自然保护区重叠,公园目前处于停止运营状态。二是沙产业存在高投入、生态效益转化周期长的特点,从实地走访看,沙产业的投入较灌区高30%。承包造林农户的经济收入低,且由于近年来造林成本加大,政策补助资金较低,企业和群众参与发展沙产业积极性不高。

4、科技支撑不够,缺乏龙头引领。在生态脆弱的环境中发展产业,必须有效利用光照资源,采用节水技术,使用新材料和新方法,沙产业一定是知识密集型产业,而发展沙产业又需要在不影响生态承载力的前提下实现经济效益的最大化,规模效应和范围经济特征明显,需要较高的资本投入。我市绝大多数沙产业企业为小微企业,处于起步阶段,规模小、自主研发能力弱,产品加工能力不足。众多企业开发的产品,品种相对单一,生产工艺不高,中高端产品较少。以沙漠种植为例,针对适宜我市沙土特性和气候条件的作物品种、品质研究不够细致深入,从种子培育、品种改良到成品包装、下游产品开发等都几乎处于空白状态,使得大量产品只能在市场上“跑龙套”,难以形成竞争优势。

二、阿拉善、中卫两地发展沙产业对银川的启示

内蒙古是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最为集中、危害最为严重的省区之一,而阿拉善盟更是内蒙古自治区荒漠化最为集中的地区,全盟有22.23万平方公里被巴丹吉林、腾格里、乌兰布和三大沙漠所覆盖,占总面积(27万平方公里)的82.33%,其中,阿拉善左旗沙漠、沙地面积占全旗总面积的三分之二。阿拉善左旗立足丰富的沙生动植物资源,将沙产业列为集中全力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以打造国家重要的沙产业示范基地为目标,坚持“因地制宜、市场导向、创新驱动、政府引导”的原则,以基地建设为基础、科技研发为手段、产业化发展为突破口,通过完善总体规划、出台优惠政策、建设沙产业健康科技创业园、建立科技创新平台、引进专业人才、举办赛事活动、成立社会化组织等方式,大力推进资源培育基地化、科技研发精深化、生产经营规模化、产业培育体系化的沙产业发展新模式,逐步形成以肉苁蓉、锁阳系列产品研发、生产、加工、销售为主,辐射农畜产品精深加工、沙区经济林果种植以及药浴、盐浴、特色沙疗等健康产业的沙产业发展格局。近年来,阿拉善左旗培育沙产业企业20余家,通过推行“企业+基地+农牧户”种植业经营模式,成立50多家农牧民专业合作社,辐射带动3万多农牧民从事沙产业,农牧民经营性收入的大部分来源于沙产业,沙产业成为沙地增绿、农牧民增收、企业增效的有效途径。

我区中卫市西北两面被腾格里沙漠包围,常年受沙漠侵袭,沙化严重,沙漠曾一度逼近到距离城区仅45公里的地方。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为保障包兰铁路行车安全,经过长期实践和探索,中卫人民创造了麦草方格治沙技术和“五带一体”(固沙防火带、灌溉造林带、草障植物带、前沿阻沙带、封沙育草带)铁路防风固沙体系,在横穿腾格里沙漠的包兰铁路两侧构筑了长60公里、宽500米的防风固沙林带。同时,中卫市通过营造生态防护林、发展生态经济林、实施封山育林、扎设草方格和营造灌木林、开发建设新灌区和扬灌区等措施,加大沙化区域综合治理力度,2万多人搬到沙区定居,使昔日沙海变成林网成行、稻麦飘香、果实累累的绿洲。尤其是北部168万亩沙区,经过几代人努力,已治理利用面积147万亩,在北部沙区形成了一道绿色长城,促进了过去沙进人退向人进沙退的转变,使腾格里沙漠向北倒退了25公里。目前,中卫市在享受治沙成果的同时,借助沙坡头景区品牌及区位优势,大力推动沙漠旅游和防沙治沙人才技术输出,点沙成金,打造“沙----金”核心产业链,形成了林科(研)一体化、林景(旅游)一体化、林能(发电)一体化、林纸(造纸)一体化、林果(经济林)一体化“五个一体化”的发展模式,促成了绿富同兴,实现了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共赢。

启示一:发展沙产业必须走规划统筹之路。内蒙古从自治区到盟市、旗县各个行政层级,均把防沙治沙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以沙化土地监测结果为基础,结合各地区的地理位置、土地类型、植被状况、气候条件、水资源状况、土地沙化程度等自然条件及其生态、经济功能,配套制定实施防沙治沙规划、水土保持规划、京津风沙源治理规划、“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规划等,并与当地生态建设规划、草原建设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水资源规划等相衔接,科学规划,分类指导,明确治理目标和建设重点,确定减少沙化土地的时限、步骤和措施,将治理任务和产业布局落实到具体地块。

启示二:发展沙产业必须走科技支撑之路。阿拉善左旗沙产业企业与中科院、北京大学、天津中医药大学等科研院所就沙产业开发利用展开合作,通过阿拉善沙产业研究院、阿拉善沙生植物资源院士专家工作站资源,促成内蒙古干旱荒漠区沙化土地治理与沙产业技术研发与综合示范项目列入了国家科技重点研发计划;中卫市借助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沙坡头沙漠试验研究站驻地优势,近十余年来获得多项科研项目支持。科技在阿拉善左旗和中卫市沙产业发展中的贡献率都超过了30%

启示三:发展沙产业必须走龙头企业带动之路。阿拉善苁蓉集团、金沙苑公司、曼德拉公司、巴丹吉林公司等数十家企业,通过“公司+基地+农牧户”的产业化模式发展沙产业,已形成一条较为完整的集肉苁蓉、锁阳和沙地葡萄种植、加工、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产业链,加工转化率达到68%,直接和间接带动3万多农牧民增收。港中旅公司借助沙坡头“5A”景区金字招牌,规划打造星星酒店、沙漠之城、金沙海赛车营地、朔漠隐舍等新式旅游项目,产业规模不断扩大。中卫香岩集团采用“龙头企业+合作社+基地+农户”的运营模式,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形成了生态、治沙、观光旅游一体化的农业产业沙漠园区。

启示四:发展沙产业必须走生态可持续发展之路。解放初人们曾尝试大面积栽植沙枣树来防沙治沙抗旱,但后来发现由此带来的水资源蒸腾量很大,地下水位迅速下降,沙枣树也随之大面积死亡,局部地区陷入“治理-恶化-再治理-再恶化”的怪圈。前些年阿拉善盟忽视了适地适树原则,布局的林果业面临着新的“果水矛盾”。中卫干旱带山坡荒地长期以来形成的富钾富硒土层具有固土固沙作用,近年来发展硒砂瓜产业破坏了沙地表面稳定的硬壳层,增加了水分蒸发,加速了土壤沙化,硒砂瓜产业也面临着大面积的压减甚至退出。

启示五:发展沙产业必须走品牌高附加值之路。阿拉善英雄会从2006年开始,至今已连续举办十五届,现场不仅有系列赛事、电音节、美食节等主题活动,还包括国民品牌车展、热气球夜间灯光秀、无人机夜空秀、直升机游览等项目,这一品牌衍生出的沙漠经济价值初步估算在200亿元以上。中卫沙坡头景区2019年接待游客达到620万人次,而我市东线各景区景点(15A14A63A以下)2019年一共接待游客只有330万人次,旅游收入仅有沙坡头景区的40%

三、思考与建议

银川市地理区位特殊,沙漠资源有限,不可能像阿拉善左旗那样发展大面积的沙漠作物种植,也不可能像中卫市那样守着“5A”级景区“金饭碗”大做文章。我们应根据自身条件,扬长避短,强优弃劣,有选择、有侧重的发展沙产业。我们建议打造3+X+4”的银川沙产业发展模式,具体来讲,就是“确立一个思路、编制一部规划、强化一项支撑、完善若干政策、发展四大产业”。

——确立一个思路。沙漠地区的自然特点就是光照充足、降水稀少、昼夜温差大。根据沙漠的这一特性,发展沙产业就要立足“多用阳光少用水、科技支撑高效率”的思路,统筹谋划和布局适宜沙漠特性的产业形态,如“光伏+立体种养业”。这既符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坚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产,把水资源作为最大的刚性约束”的生态要求,也符合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的使命要求。

——编制一部规划。将沙产业发展纳入“十四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以全市沙化土地监测结果为基础,科学编制沙产业发展规划,与全市生态建设规划、草原建设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水资源规划等有效衔接,进一步明确生态保护区、产业开发区及养殖业、种植业、旅游业等布局,按照“沙区养殖业集群化、种植业高效高端化、沙漠旅游品牌化、风光能源产业多元化”的产业发展方向,实行分类指导、错位发展。坚持林业、农牧业发展和水利设施建设并重,围绕资源转化效益、创新要素密集程度、市场接轨度和是否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等,提出沙产业发展准入标准,确定我市沙产业的发展路径和具体措施,探索沙产业科学发展新模式,为“十四五”时期沙产业发展绘就蓝图。

——强化一项支撑。通过建设自己的沙产业研究院,或者借船出海,利用好附近的阿拉善沙产业研究院、阿拉善沙生植物资源院士专家工作站、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沙坡头沙漠试验研究站资源,重点开展沙漠治理、沙生作物、中草药产业技术研究。加强与国内相关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的交流与合作,建立沙产业技术人才培养基地。把白芨滩自然保护区缓冲区作为发展沙漠经济的试点,支持建立沙产业发展的典型示范区,打造探索沙漠生态功能、经济功能“同频共振”的“试验田”。鼓励科技人员开展技术试验,积极构建包括沙漠植被技术、节水技术、新能源技术等在内的沙产业技术体系,促进沙产业科技成果转化,提高光、热、风、水、沙等资源的综合利用水平,为新时代防沙治沙事业打造更多可推广、可复制的亮点经验。

——完善若干政策。争取自治区层面支持,加大在政策、资金、项目等方面扶持沙产业发展的力度,统筹考虑沙产业发展的实际,将农业、畜牧、水利、林业、扶贫、交通、土地等相关项目资金一揽子下达,捆绑使用,用于解决制约沙产业发展的重大问题。加大重点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等扶持力度,对沙产业“拳头”产品的保鲜、储藏、深加工等基础设施建设给予资金扶持,不断延伸产业链条,促进沙产业发展方式的根本性转变。建立资金多元化投入机制,从金融支持、税收优惠等方面刺激、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特别是非公有制经济参与防沙治沙和沙产业发展。对灵武白芨滩国家沙漠公园相关区域规划和运营方案进行合理调整,协助上报国家林草局,争取从自然保护区范围内调出。

——发展四大产业。我市沙区面积狭小,应深析优势与不足,利用沙区资源和气候特点,有重点的选择扶持特色沙产业形态,聚沙成宝、化害为利,促进沙漠增绿、发展增质、产业增效、群众增收。建议按照“一带一环两团组”发展格局,重点发展沙区特色养殖业、高端种植业、精品旅游业、风光能源业,推动银川沙产业高质量发展。“一带”即沿黄(河)东线沙漠高端农产品种植带。上滩韭菜牢牢占据周边市县火锅餐桌,“莎妃”蜜瓜面向高端消费群体单颗售价在80元以上,这些沙地里结出的“金果果”实现了亩均产值的最大化。因此,我们应充分利用沙漠地区光照强、昼夜温差大,水、空气、土壤无污染的天然优势,在灵武的郝家桥镇、银川河东生态园艺试验中心、兴庆区月牙湖乡一线,重点发展此类无公害蔬菜和优质瓜果种植业。也可试点探索艾草、北沙参、黄芪、仙人掌、甘草、麻黄等中药材的沙地种植,如果可行,可加大人工繁育和栽培力度,提升种植效益。同时,要全面推广高标准节水技术,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缓解水资源短缺矛盾。对现有沙地经济林要在提质增效上下功夫,坚决淘汰高耗水品种,使沙区生态养殖、林下饲草种植、果疏种植布局更加科学合理,实现绿色资源的有效循环利用。“一环”即黄河东岸精品旅游环线。深度挖掘沙漠旅游文化资产,优化全域旅游空间布局,力推“大漠黄河”旅游名片,将黄沙古渡、军博园、艾依薰衣草生态庄园、水洞沟、恐龙地质公园、长流水、白芨滩沙漠公园等景区景点串接成线、闭合成环,开发沿黄探究、沙漠探险、治沙体验等主题研学旅游产品,鼓励沿线“公司+合作社+农户”发展观光牧场、沙区作物采摘体验、“观星”民宿等多种形式的沙漠文化旅游综合体,开发沙疗等康养项目和沙漠越野等休闲运动项目,建设全国有重要影响力的沙漠旅游目的地。“两团组”即立足黄金奶源带优势和沙区气候干燥、远离城区、疫病少发等特点,依托蒙牛集团(灵武)西北奶业全产业链高质量发展百亿集群项目,加快建设灵武白土岗、兴庆区月牙湖两大生态牧场团组,打造优质奶源基地、肉牛肉羊养殖基地,积极引进大型肉奶精深加工企业,推进肉奶制品向标准化、系列化精深加工方向发展。大力倡导种养结合模式,鼓励养殖场周边乡镇土地集中流转,调整种植结构,因地制宜扩大苜蓿、青储玉米等优质饲草种植面积,引导养殖企业到周边县区、省区发展饲草种植,确保养殖企业饲草料供应充足,提升产业比较效益。同时,运用好现有的灵武白土岗光伏、马家滩风电、兴庆区宝丰牧场光伏立体种植园区等资源,巩固发展大型风电站、地面光伏电站,加速分散式风电、分布式户用光伏发电、生物质发电等项目实施,注重“大小结合”“上下利用”“立体开发”,推动清洁能源产业一体化配套发展,积极引进光伏组件、风机整装等配套产业,促进清洁能源规模化、多元化发展,不断提升自然能源转化率。